十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夜阑听雪www.awwdz.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啊,我说,你就这么直接问出口了?都不怕死的么。”

切西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困扰的神色,看伊延的眼神很无语。

厄瑞波斯和之前的青年都站到了时蕤身后,双方竟然不约而同地短暂放弃了

对彼此的敌视,自然而然地开始一致对外。

他们这几人刚才还在合作战斗,现在就产生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伊延笑吟吟地反问切西尔:“难道你觉得时蕤是会恩将仇报的人吗?”

他的话是对切西尔所说,目光却直视着时蕤。

那张漂亮的小脸还有些茫然,瞳孔微微扩大,明显是被戳破身份之后反应不过来的惊讶和呆滞,嫩白的手指都攥紧了。伊延顶着那只高级虫族的威压说出这句话,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沾湿了,要竭力忍住才不会被那从空气中里渗死亡,如影随形。

切西尔狠狠朝他翻了个白眼:“忠诚的狗突然反噬主人的事难道还少见吗?”

这两个虫族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内斗了,虫母消失了几十年之久,时蕤手中的链子还能牵得紧吗?

时蕤张了张嘴,弱弱地表示:“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们的。”

他转过头,对身后的两只虫族说:“厄瑞波斯,还有....卢卡斯,我可以叫你这个名字吗?

天地在瞬息之间都安静下来,风声、喧嚣、还有呼吸都在这一刻几不可闻。

那只高级虫族在无法克制的亢奋激动之中,让周遭的世界都化为死寂的幽谷。

赐名。

一虫族中上位对下位行使的一种权力。

然而对他们自身来说,虫母的亲自赠名,完全不亚于是一种盛大的荣誉、恩典。

众人不由一愣,饶是早有心理准备,见到这一幕还是会心里一惊。

时蕤之前没有反驳的话,还有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证实着一件事一

他即虫母。

高级虫族,现在应该说是卢卡斯了,他听见时蕤说完的这句话后,苍白的俊美脸庞都染上了红。心中更是涌上一股狂喜,滚烫的情感都要从那冷血无情的肉/体中喷薄而出。他惊喜交加地说:“当然,感恩....非常感恩您的赐名,这将成为我无与伦比的荣耀。卢卡斯为您献上血与火的忠心,您的光辉定会照耀万世。”“母亲。’

他的恭敬、因为过分激动而控制不住的猩红复眼里密密麻麻都倒映着时蕤清瘦的身影,锋锐的口器仅仅出现了几秒后又慌慌张张地收了回去。时蕤甫一端正小脸的神色,两只来自虫族、由他亲自创造出来的虫族战士竟然就单膝跪地,脸上露出掩藏不住的忠诚狂热,宛如朝拜一般的神情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切西尔他们还有点怔忪。

在星际时代虽然尚存帝国制度,但一部分王室只是一种象征和吉祥物。即使有真正掌握实权的王室,在帝国中也依然信奉强者为尊,王室成员弱小的则会被摒弃,像是这样献上全身心的崇拜还是少见。或者说,几乎见不到。

怪不得当初的虫族能够挥剑占领几乎整个九十银河域。

对虫母的狂热信念和拥有的强大力量,究竟什么做不到?

其实时蕤也觉得有些别扭,怎么看都好像带了点中二病的感觉。

他刚刚差点就被厄瑞波斯和卢卡斯的动作惊得忘记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思考了一下,才说:“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三个人,在流浪星域,他们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切西尔的话,我在流浪星域根本活不下去。”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种种,都清清楚楚地留在时蕤的脑海里,他还朝着切西尔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伊延啧了一声,然后开口说了句:“我还以为在你经历了我的事情之后,已经封心锁爱不愿意再帮任何人了。果然,是没有遇见想帮的人吗?”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切西尔哼了一声:“好心还是有好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多过祸害的。”

他们两个的争锋相对影响不到其他人。

厄瑞波斯和卢卡斯对虫母的一切命令都严格执行,他们垂下眼眸,恭敬地说:“谨遭您的一切指令。”时蕤闻言松了口气,赶紧说:“你们先起来。”

两只虫族很听他的话,乖乖站起来后,又一左一右立在他身旁,像是两个忠诚的护卫。

相貌出色,实力也属于顶尖的一批。正像是猛虎守护娇嫩的玫瑰。

切西尔转过头,眉毛扬了扬:“佩特里乔瑞?时蕤?”

不用真名很正常,不过不妨碍他调侃。

时蕤脚趾都快抠地了,他不去看在场任何一个人的神情,脸颊红红地说:“嗯,那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在虫族帝星上的称谓。”玩游戏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名了,不然的话游戏里的NPC称呼起来得有多强烈的羞耻感啊。

虽然虫族都称他为“妈妈”“母亲”或者是一“王”。

时蕤这句话很直白了,可以说他已经承认了自己正是之前虫

失踪的那位虫母。不是从其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侯门夫妻重生后

侯门夫妻重生后

起跃
白明霁及笄那年,晏家派媒人上门替世子晏长凌提亲,同是武将之后,也算门当户对,父母一口答应,她也满意。十七岁白明霁嫁入晏家,新婚当夜刚被掀开盖头,边关便来了急报,晏长凌作为少将,奉命出征。一年后,传回了死讯。对于自己前世那位只曾见过一面,便惨死在边关的夫君,白明霁对他的评价是:空有一身拳脚,白长了一颗脑袋。重生归来,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白明霁打算帮他一把,把陷害他的那位友人先解决了。至于害死自
都市 连载 20万字
旧日回响

旧日回响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17万字
狗腿守则[快穿]

狗腿守则[快穿]

楼不危
帝国1631年,元老院在成功招募了一批志愿者后,准备提前开启“永无乡”项目。 在这里,志愿者们会彻底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根据管理员安排好的设定进行沉浸式的角色扮演,而帝国的民众们则可以通过星网观看这一场特别的直播盛宴。 邵野在永无乡中扮演了一个人见人嫌的狗腿,整日跟在反派身后出馊主意。 反派长相出众、家世显赫,还对女主痴心一片,是个标准的美强惨,在某些论坛里,人气甚至比主角还高。 邵野常因自己能讨
都市 连载 15万字
驯服猫咪法则

驯服猫咪法则

道玄
【女霸总男娇妻BG,狗血风味猫塑男主,姐弟恋年龄差四岁】1.程似锦看上个不出名的小模特。男人年轻俊美,肩宽腿长,一把窄又韧的腰,唇上有一颗勾人的红痣。程似锦在酒会上朝他抛去橄榄枝。他连支票都没看,神情傲慢又骄纵,眼底掺杂着一丝不耐烦的厌:“滚,跟那群下流货色离我远点。”“他呀,”好友得知后哈哈大笑,“程总,这是陆家太子爷陆渺啊,当模特是来玩的,他什么都不会,娇生惯养的废物一样,脾气还不太好。”程似
都市 连载 13万字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六零]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六零]

清春是金色锁链
撩精小花浓颜美人×高冷心机想结婚宠妻大佬新生代顶流小花韩舒樱,踩着保姆车,一脚穿进六十年前招待所。以为顶着浓颜界颜值天花板的脸,能在破破烂烂招待所里瞎混一晚。 转眼就被面热心黑的小哥举报了。…… 所里同事挂断电话:“小江,接到检举,招待所有位同志没有介绍信,跟我去看看……”江见许累瘫了:“生产队的驴都没有这么累的。”招待所工作人员跑出来激动说:“……是个漂亮的女同志,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送去采石场
都市 连载 34万字
经常死老公的都知道

经常死老公的都知道

宿星川
【耽美文】“关于我的婚后生活的一切都让我作呕。无论是早上被我放进丈夫牛奶里的药物黏手的手感,设置在上楼楼梯上的十字/弩的卡壳,我在枕头下放了一把左轮手枪但当我向枕边怪物射击时恰好转到了空的那一格,还是丈夫一大早在睡觉,我出门买菜时,在家里突然失灵的煤气引爆器……”白唯安静地坐在咨询师的对面,抠着自己的手指。心理咨询师:“等等,你确定你是在说你的婚后生活吗??”“事实上,我的婚姻本来非常正常。一切都
都市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