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说午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夜阑听雪www.awwdz.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祯一时只觉不寒而栗,仿佛他不是坐在养心殿中,而是坐在一个危机四

伏的荒岭迷窟中,时刻都会将他吞噬。

他不信自己身边连个可信之人都没有。

谢祯开口问道:“只一日工夫,案情当真已然清晰明了?”

赵元吉行礼道:“回禀陛下,诚如陛下所言,诏狱行刑,皆会记录在案,且行刑的人就那么几个,排查起来很快。”谢祯闻言,眉眼微垂,不禁思量。

此番三人被他亲自提审,而他们只招出两位从五品提举。

仅仅只是两个提举,如何叫他们敢送去如此大笔的银两?明显在他面前招出的东西不尽不实,他命锦衣卫用刑再审,可结果竟是三人皆亡。若当真是傅清辉,他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很清楚诏狱用刑的流程。三人皆因杖刑过重,内脏破裂而亡,但凡不是个傻子,一看便知三人死因有恙。诚如赵元吉所言,很快便能清查出来。傅清辉在他身边办事一向极为严谨,从不遗漏任何细节。这样的傅清辉,即便想杀人灭口,难道真的会办出如比蠢笨的事来?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人是他杀的吗?

谢祯缓缓从龙椅上起身,单手扶着腰间革带,在椅子前缓缓踱步。

不管到底是不是傅清辉所为,这三人骤然死去,便证明北镇抚司确实出了问题。

如今共有锦衣卫十五万人,职权各有不同。或做朝会仪仗,或做随行侍卫,亦有捕盗、刑名、护卫漕运、军后等职权。锦衣卫便是他作为皇帝,手里最后的底牌,最贴身的禁卫军。

而其中锦衣卫北镇抚司,则是皇帝最为信任和依赖的情报机构。

若北镇抚司出现问题,那便证明,如今这十五万锦衣卫,怕是也有些不大合格。他御极不久,并未腾出手来留意锦衣卫,正好借傅清辉一案,摸摸锦衣卫的底。否则,如今朝堂这般局面,再有一个漏洞百出的北镇抚司,他怕是会举步维艰,再次叫皇权沦为百官手中的利刃。谢祯静思片刻,心间有了主意。

他重新在龙椅上坐下,对赵元吉道:“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

“是!”赵元吉行礼应下,即刻下去提人。

谢祯看着赵元吉走出殿中,转头看向一旁的恩禄,唤道:“恩禄。”

恩禄忙转身面朝谢祯,行礼道:

"臣在。"

谢祯道:“等下,你也好好听着,莫走神。”

恩禄闻言一惊,再复面露诧异。

这一刻,恩禄看着谢祯,他忽地感觉,仿佛不认识陛下了。先是叫他去学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差事,今日又是叫他好好听着审人。陛下不是最厌恶宦官干政吗?眼下到底要做什恩禄如今也不敢擅自揣摩君心,只行礼道:“臣领旨。”

谢祯冲他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赵元吉便带着北镇抚司的三名锦衣卫,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中

傅清辉显然已知晓发生何事,进殿行礼后,跪地未起。

谢祯的目光落在傅清辉的面上。他虽双膝跪地,但腰背挺直,正直直地望着他,那双眼,仿佛在对他说,相信他。谢祯暂且未做表态,只问道:“胡坤、周怡平、邵含仲皆死于杖刑之下内脏破裂而亡。听说昨夜行杖刑的人,是你。傅清辉神色间有些焦虑,他蹙眉低头,道:“是。”

谢祯又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傅清辉忙抬头抱拳,陈情道:

“回禀陛下。昨夜是臣行的杖刑不假,但臣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完全知道该如何拿捏行刑时的轻重,怎会叫三人死于杖刑之下?”谢祯闻言,道:“言下之意,你不承认是你杀了邵含仲三人?”

傅清辉忙道:“陛下!臣敢以九族担保,臣绝对未做任何蓄意灭口之事!”

谢祯又问:“你可能证明此事与你无关?”

“....”傅清辉闻言语塞。

他怔怔地看着谢祯,双唇颤了又颤,就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他确实无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诏狱的记录中,确实是他施的杖刑。经件作检验,三人也确实死于杖刑之下。桩桩件件的证据都指向他,他要如何为自己辩解?如此确凿又指向清晰的证据,傅清辉实在无法为自己辩白,他只得再次行礼陈情道:“陛下,臣绝对未与任何人勾结灭口,还请陛下,再细查此案。谢祯静静地看着傅清辉,随后开口道:“诏狱本就是刑讯之所,又如何再行细查?傅清辉,你当真令朕失望。”“陛下....”傅清辉看着谢祯,双唇紧抿,再难言语。

谢祯抬手提一下衣摆,接着道:“锦衣卫镇抚使傅清辉,渎职失责,悖逆不轨。但朕念在其有功在身,不予重责。着,去飞鱼服,收绣春刀,贬为锦衣卫从七品小旗,自今日起,看守城门。”傅清辉闻言抿唇,随后行礼道

:“臣,领旨,谢恩。”

谢祯转头对赵元吉道:“带他下去,传沈长宇上殿。”

赵元吉领旨,同三位锦衣卫一道,带着傅清辉离开了养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侯门夫妻重生后

侯门夫妻重生后

起跃
白明霁及笄那年,晏家派媒人上门替世子晏长凌提亲,同是武将之后,也算门当户对,父母一口答应,她也满意。十七岁白明霁嫁入晏家,新婚当夜刚被掀开盖头,边关便来了急报,晏长凌作为少将,奉命出征。一年后,传回了死讯。对于自己前世那位只曾见过一面,便惨死在边关的夫君,白明霁对他的评价是:空有一身拳脚,白长了一颗脑袋。重生归来,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白明霁打算帮他一把,把陷害他的那位友人先解决了。至于害死自
都市 连载 20万字
旧日回响

旧日回响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17万字
狗腿守则[快穿]

狗腿守则[快穿]

楼不危
帝国1631年,元老院在成功招募了一批志愿者后,准备提前开启“永无乡”项目。 在这里,志愿者们会彻底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根据管理员安排好的设定进行沉浸式的角色扮演,而帝国的民众们则可以通过星网观看这一场特别的直播盛宴。 邵野在永无乡中扮演了一个人见人嫌的狗腿,整日跟在反派身后出馊主意。 反派长相出众、家世显赫,还对女主痴心一片,是个标准的美强惨,在某些论坛里,人气甚至比主角还高。 邵野常因自己能讨
都市 连载 15万字
驯服猫咪法则

驯服猫咪法则

道玄
【女霸总男娇妻BG,狗血风味猫塑男主,姐弟恋年龄差四岁】1.程似锦看上个不出名的小模特。男人年轻俊美,肩宽腿长,一把窄又韧的腰,唇上有一颗勾人的红痣。程似锦在酒会上朝他抛去橄榄枝。他连支票都没看,神情傲慢又骄纵,眼底掺杂着一丝不耐烦的厌:“滚,跟那群下流货色离我远点。”“他呀,”好友得知后哈哈大笑,“程总,这是陆家太子爷陆渺啊,当模特是来玩的,他什么都不会,娇生惯养的废物一样,脾气还不太好。”程似
都市 连载 13万字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六零]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六零]

清春是金色锁链
撩精小花浓颜美人×高冷心机想结婚宠妻大佬新生代顶流小花韩舒樱,踩着保姆车,一脚穿进六十年前招待所。以为顶着浓颜界颜值天花板的脸,能在破破烂烂招待所里瞎混一晚。 转眼就被面热心黑的小哥举报了。…… 所里同事挂断电话:“小江,接到检举,招待所有位同志没有介绍信,跟我去看看……”江见许累瘫了:“生产队的驴都没有这么累的。”招待所工作人员跑出来激动说:“……是个漂亮的女同志,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送去采石场
都市 连载 34万字
经常死老公的都知道

经常死老公的都知道

宿星川
【耽美文】“关于我的婚后生活的一切都让我作呕。无论是早上被我放进丈夫牛奶里的药物黏手的手感,设置在上楼楼梯上的十字/弩的卡壳,我在枕头下放了一把左轮手枪但当我向枕边怪物射击时恰好转到了空的那一格,还是丈夫一大早在睡觉,我出门买菜时,在家里突然失灵的煤气引爆器……”白唯安静地坐在咨询师的对面,抠着自己的手指。心理咨询师:“等等,你确定你是在说你的婚后生活吗??”“事实上,我的婚姻本来非常正常。一切都
都市 连载 10万字